和犬守兼定

♡ツキウタLove♡ 最近沉迷于es 记录的地平线绝赞痴迷中
土方组中心向。
药不动/药信
零晃

虽然不是一发出货但是出货了感谢枪叔

大包平来了…我觉得肝已经被挖走了

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典太啊(惊叫

听憂愁乃刻里面土方组的两首歌好想哭。
最起码国广那部分唱到“若是连这些话语都不想让你说出 是因为喜欢着你,明明是触手可及的距离 却无法触碰 只是注视着你”感觉那一刻所有的的泪点都被戳爆了…
兼桑那部分最喜欢“重要的事将话语说出口 若是不说出的话什么也无法传达到了”这句了…
虽然我知道两个现在在一起啊但是明明是互相喜欢的人为什么要遭受那样的事情呢。
好想死。

东篱人真是时尚…??

我觉得画完东离的衣服肯定没脾气了…

【现paro】【兼堀】想要在游戏里面寻找男友是不是弄错了什么①

❀刀剑乱舞腐向逗比剧

❀存在一定量的严重的ooc以及糟糕的文笔

❀文中的刀剑乱舞和我们认识的刀剑乱舞并不是同一款游戏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那就



GO。


感谢食用!





晕眩。

像是万花筒一样的旋转着。

方块和圆圈,又或是和别的,跳动着,仿佛是在一场盛大的舞会上。

堀川感觉自己的世界被不知名的颜色逐渐侵染,周围的景色也渐渐模糊起来。

比爱丽丝梦游仙境还要跳跃性的想法在自己的大脑里面不断冒出。

夜战……

新选组……

武士……对了……我是……

在黑夜里,堀川看到自己挥舞着被月光照耀到的反着冷光的刀,在敌人间灵活得穿梭,在巷道里厮杀。

终于,那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堀川面前,堀川觉得那就是自己要打倒的人。

“各位!袭击的准备做好了吗!”

本丸高中,堀川所在的班里的班主任,长谷部老师看着自己最熟悉的最看好的学生,突然吼出这么一句话。

全班鸦雀无声。
“诶……?”

“堀川国广同学……麻烦你下课来一下我的办公室。”。长谷部觉得自己真的要和堀川好好谈一谈了。

 

办公室,堀川乖乖地站在一旁。

堀川国广是全校闻名的三好学生,就算长谷部隔壁那位负责家政课的老师——烛台切光忠也是略有耳闻,如果不是他此刻在旁边听着,真不敢相信这位被校长都加以赞扬的好学生会在课堂上睡着了。


长谷部在这个年级负责的是B班,B班的学生多少有些超脱世界的“活泼”,也就堀川和个别几个听话的学生能让他少操点心。而其他的人,他只能每次在开班会的时候,痛心疾首地说:“你们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


“堀川同学,你最近在课堂上一直在睡觉啊。”长谷部先开口道。

“嗯。”堀川耶不反驳。

“虽然你有的时候没有睡觉,但是我看得出来你在走神。”

“嗯。”

“所以呢,是最近生活上出了什么事情吗?”长谷部有些无奈,毕竟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

以前,长谷部敲着黑板不停地说着“重点啊同学们!这是送分题啊!”的时候,堀川是从来不睡觉的。就算是别的课也一样。

作为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他总是在奋笔疾书的第一线。

除去优异的文化课,在其他方面他也是毫不逊色。

长谷部老师看着堀川作为优秀学生拿到的学校发的誉的奖牌,欣慰地对全班说,好好地复习重点啊,同学们。

 

“没有。”堀川否定道,然后支支吾吾起来:“就是……最近……晚上……有些迟。”

“嗯……”长谷部觉得自己有些明了,拍拍堀川的肩说:“虽然学习很重要,但是要保持充足的睡眠啊。”

 

事实上,堀川国广最近沉迷于游戏日渐消瘦。

 

就在前几天,才被同班的鲶尾推荐了一款游戏。

堀川很少打游戏的。因为身边的人都不怎么喜欢游戏,他自然也就不怎么接触,所以更多的时候是安安静静地坐在家里读书。

 

“我觉得堀川君你会喜欢的。”鲶尾这么对他说,“而且我也觉得这个游戏很适合你哦!”

“诶?是、但是我不怎么会打游戏……”

“没关系,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把乐观放在这种地方吗……?!

 

不过,都被人家这么说了,稍微试一下也没有关系吧?他这么想到。

随后,堀川才意识到自己打开了一个潘多拉魔盒。

 

名为“刀剑乱舞”的养成类的游戏,拥有极高的捏人系统,可以创作出来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角色。堀川刚开始游戏,就觉得自己被界面乱花了眼。

手忙脚乱了两个小时,堀川才最终捏好一个自己十分满意的黑色长发,浅蓝色眼睛的正太。

点击了“下一步”后,跳了出一个窗口。

 

【请输入你希望的角色的名字】

 

堀川想了很久,他意识到自己是个取名废,索性就点了输入角色名栏旁边一个像骰子一样的图案,这是“名字待会随机生成”的标志。

点过了以后,又出来一个窗口

 

【请输入你希望角色称呼的你的名字】

 

又是名字。

 

堀川思考了一小会,鬼使神差的敲下了【阿爸】。

 

“叮——”

系统清脆的提示音响起。

 

 

【名字随机系统生成。

您的角色的名字是:

和泉守兼定】

 

堀川还没仔细看这个名字呢,游戏就转入了另一个界面。

画面被铺天盖地的樱花花瓣覆盖,接着逐渐显示了游戏标题和几个小字。

 

刀剑乱舞,开始了!


【药不动】停电(x)

-我想会有点ooc

-小学生文笔

-反正怎么烂怎么来吧。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GO






超乎药研想象的安静,以及许久未见的黑暗。

像是吞噬人的泥沼,一点一点地拖拽着你的身体。

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呢。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和信长公一起从火海来到黑暗。

什么都感受不到,也什么都听不到的,连自己是什么也不知道,在黑暗中漂泊。

一望无际的,世界只有的黑色。

紧接着,被审神者召唤,获得了人形,和以前一样为大将效命斩断敌人,只是稍有不同的是可以奔跑于战场,在敌人间穿梭、厮杀。只有敌人的鲜血和自己身上伤口的痛楚,才能让药研感觉到一点实感。

“自己的确存在于世。”

只要知道这个就好了。

相对的,药研每天晚上都要点着灯才能安然入睡。

即使是闭上双眼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就像是有什么什么东西可以从光里安抚他似的。

 

在光亮的地方寻求着安全感。

这是所有人看不见的、被赞于冷静,理智的药研的另一面。

 

所以这次的停电是出乎他意料的。

 

也许该学着从以前的痛苦里面脱身……但是并不是什么都可以解脱的。

没错,就是这样……

 

突然有什么东西靠在自己背上,分量还是很足的。

 “怎么啦,废物刀就不能靠在你身上吗?”一如既往的语调,赌气般的从后面的那位嘴里说出来。

“你醒了?”突然有人跟自己说话让药研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松了一口气。

“算是吧,习惯了灯火通明的,突然一片黑当然不适应啊。反正废物刀无论怎么样你们都不在意,啊啊——”

“是停电。”药研解释道。

“哼,反正你们怎么跟废物刀解释都行。”

不动行光,同样是当年一起在信长公手下的刀,后来被信长公赠于了森兰丸。从一开始来到本丸就是醉醺醺的,手里拿着和养乐多(x)一样的酒,口口声声说着自己是废物刀。不太有干劲倒是让长谷部很恼火。

只是无法释怀自己没有保护好当初的主人是了。

药研总是有意无意地照顾他,也向审神者申请了和不动一个房间。

“哈?为啥要点着灯啊?嘛……反正我是废物刀也没人在意。”一开始,他是这么对药研抱怨的。倒是后来索性就不说了,就是“废物刀”这个词天天不离口。

“你接着睡吧。”药研说,“明天不是还要跟长谷部去马当番吗?”

“喂。”玻璃冰凉的质感在药研脸上摩擦,“给你。”

是他经常用来喝酒的那个酒杯啊……

尽管看不见不动的脸,但是药研觉得自己依然可以想象出这个画面。

丝毫不懂婉转的,横冲直撞。

想想就觉得可爱。

“干嘛不接啊……因为是废物刀,所以不喝废物刀的酒吗。”

“我不是说了吗,你明天还要进行内番吧?”

“不愿意陪废物刀喝酒吗?”

药研哭笑不得,面对不动的“废物刀”轰炸,他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说啊,这要喝到什么时候?”药研接过酒杯。

“天亮。”不动想也不想就开口说道。

“长谷部会生气哦。”

“无所谓了,反正那个时候有光就对了吧。”

 

是打着这种算盘的啊……

药研的嘴角忍不住勾起。

 

“呐,我说。这算是间接接吻吧?”他像是突然想到的,弹了一下杯子,发出清脆的声音。

“干嘛,不愿意和废物刀间接kiss吗.”

“不啊。乐意之至。”

 

-fin-






让药哥十分不冷静(?)了一把。因为我想,就算再怎么看得开,不去想过去的事情,但是药研还是消失在那场大火里了。虽然“船到桥头自然直”但是每个人总有那两天。但是无论如何请感受小酒鬼不一样的治愈(喂),本身的存在,就是天使了(笑)。

事实上,不动每天都会等药研睡着了才会睡。

睡眠中的人类才是毫无防备的

灵感是最近那个什么给CP提供写作素材的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玩。

本丸问答不知道有没有100问

【堀川国广】
Q:假如有一天你和兼桑友谊的小船翻了怎么办?
A:直接乘坐爱情的巨轮。



不出意外我觉得这些东西都是腐向😂。

这次限时锻刀是锻到资源飞起来,也没有新刀。但是怎么有那么多歌仙。